阅读新闻

退休官员被儿子前女友举报 女子曾在省纪委旁租房 国资

发布日期:2021-05-31 21:0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原标题: 扬州国资委原主任被儿子前女友举报 女子一度在省纪委旁租房

  3月20日,扬州市纪委监委通报,扬州市国有资产监督治理委员会原主任黄道龙涉重大违纪遵法,正接受纪律审查跟监察调查。

  官方材料显示,66岁的黄道龙于2012年10月退休。此前,他跟36岁的儿子、扬州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央政府洽购科科长黄宇,被实名举报巨额财产来历不明。

  举报者为中行扬州支行原员工王燕茹。她自称与黄宇曾交往多年,打算结婚。去年7月,黄宇因怀疑她有其余男人而对其进行殴打。“我报警后才发现他已婚,后来去婚姻登记处讯问,才知道他早就结婚了”。

  重案组37号(微信ID:zhonganzu37)2月25日从扬州市纪委确认,针对王燕茹实名举报黄道龙父子一事,纪检局部已参加考察。此前,探员从扬州市公共资源交易核心获悉,黄宇确为政府洽购科科长,目前已停职。

▲举报者王艳茹提供的黄道龙父子名下房产。

  被打后发现男友已婚举报

  王艳茹告知重案组37号,本人与黄宇是男女友人关联,来往7年,一直说要结婚。但她被黄宇殴打后报警才发明,黄宇是已婚状况。

  其供应的一份由扬州市公安局邗江分局出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,2017年7月8日22时许,王燕茹将借黄宇的轿车偿还,黄宇称车内有香烟味与王燕茹发生口角。王燕茹称黄宇抓住其头发撞击头部,采用脚踢等方式殴打。经鉴定,王艳茹构成略微伤,黄宇履行故意侵害举动。

  探员留心到,2017年9月5日,汉河派出所对黄宇作出《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书》。同年11月12日,扬州市政府作出撤销决定,责令邗江分局从新调查处理,后者经调查,决议给予黄宇行政拘留收禁五日的处分决定。

  “我不晓得他结婚了,被打出门也住过院,中途他们没来看过一次。”王艳茹表示,举报时很决绝。她在检举信中提到,黄道龙父子领有来历不明的房产、珠宝、书画、成套的红木家具、豪华轿车及大量银行卡和现金,资产高达多少千万。

▲王艳茹提供的黄道龙父子一处房产。

  其供给的“部分财产清单”显示,黄道龙父子及亲戚名下有多套房产,包括别墅。还有宝马、凯迪拉克、奥迪车以及翡翠吊坠、字画、古玩等。另一张账户明细显示,黄宇名下有430万余元现金。

  黄道龙涉严格违纪守法被查

  2月25日,扬州市纪委通报,“对社会关注的实名举报我市个别干部一事,扬州市纪委监委高度重视,接到信访举报后,已按程序严肃认真办理。”重案组37号从扬州市纪委确认,通报针对王燕茹实名举报黄道龙父子一事。

  3月20日,扬州市纪委、监察委通报,扬州市政府国资委原主任黄道龙涉嫌重大违纪违法,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。

  扬州市纪委监察委宣传部工作人员表现,对黄道龙的调查情形已发布在官网,黄宇是否接受调查不便吐露。

  3月22日,扬州市公共资源交易管理中心综合科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探员,黄宇于2017年10月就不在该中心工作。随后记者拨打黄宇电话,显示已关机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黄道龙曾任共青团扬州市委秘书,扬州市审计局副局长、局长,扬州市国资委主任等职,2012年退休。黄宇曾任扬州市财政局下属二十四桥宾馆副总经理,2016年9月任扬州市资源交易中央政府采购科科长。

  对话  

  “他已婚还与我同居,确定要个说法”

  重案37号:知道黄道龙涉严峻违纪违法被查后,你是什么样的心态?

  王艳茹:昨天我从网上看到他正在接受考核,想说恶有恶报,还有就是以为轻松一点了。

  重案组37号:你举报黄道龙、黄宇父子的起因是什么?

  王艳茹:我跟黄宇谈了七年,我们是2010年经人介绍意识,一直是以结婚为目的交往,他也一直说要结婚。咱们住在黄宇名下一套房子,是同居状态。

  去年7月,他闻到车里有烟味,猜疑我有其余男人,就着手打我。我报警后,在公安局才发现黄宇已经结婚了。后来我去婚姻登记处询问,发现他在去年2月与一名罗姓女子结婚,这期间咱们还一直同居,就把他举报了。

▲王艳茹称被黄宇打伤。

  重案37号:举报态度很动摇?

  王艳茹:对,我是被打出门,还住过院,半途他们家没有来看过一次,我也没有接到过任何道歉,“对不起”之类的话都没有。我很伤心、很扫兴,7月18号就辞职准备举报了。

  重案37号:为什么会连他父亲一起举报?

  王艳茹:举报了黄宇后,他们家觉得这种打人的小事,闹不出来什么名堂。我不佩服,20多岁就跟他谈了,拖到33岁,断定要个说法。当时就闹起来,他爸爸始终护他,就说黄宇不打我,说我诬告。

  后来我想了一下,黄宇是独生子,钱都是他爸爸给的,他爸一直护着,估计也告不倒,就一起举报了。(举报)黄宇道德问题,黄道龙巨额资产起源不明。

  重案37号:你是怎么知道他们家的经济情况的?

  王艳茹:黄宇有多套房子。我举报后,他开始卖房子,车也卖了一辆。谈恋爱时,他都带我去过,还有多少张房产证,都是他给我看过的。

  重案37号:而后你就去收集证据?

  王艳茹:我感到他们错了,错了就应该受到处分。他爸爸我以前接触不久,举报后开端征集证据。我发现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仿佛告不倒,要收集他贪污的证据。我原来是银行信贷部员工,整理资料是专业,花一晚上就整理出举报资料清单。

  “终生追责,不是退休就不举报了”

  重案37号:为什么考虑用实名举报的方法,没有顾虑吗?

  王艳茹:不。由于举报的都是事实。他妈妈是个别职员,一个月2000多块钱,靠工资买这么多房子不可能。

  举报时我始终高度弛缓,因为毕竟是一个女孩子单独面对,他们家关系网又很强,也恐吓过我,也确实担心自己保险问题。

  重案37号:你还受到恫吓?

  王艳茹:黄宇恐吓我,说如果举报,他就找人弄我,“你在扬州不要想嫁人了。”

  重案37号:这个事件,家人有劝过你吗?

  王艳茹:家人还好,他们知道我很伤心,不会说什么,而且我认为自己没有错,黄宇确切着手打了我,道德上也确实问题严重,你结过婚还跟我住在一起,我不能接受。

  重案37号:你是怎么举报的?

  王艳茹:我往省里举报的,在南京租了个屋子,就在省纪委旁边。而后在扬州省纪委信访室,我天天往里面送信件。也找巡视组反映过,每天写信。

  重案37号:有没有斟酌过黄道龙已经退休了?

  王艳茹:毕生追责吧,纪委这块就是终身追踪。不是说官员退休了,就不举报了。不管当官还是干什么,跟了你七年,到最后把人家打成这样,正常人都不能接收吧。

  黄道龙退休后还有一些问题,因为黄宇有张银行卡是我担保的,我不知道他是否有加入进来,还在等这个调查结果。

  重案37号:你工作或者生活有什么盘算吗?

  王艳茹:想到要举报怕耽搁工作,我就辞职了。当初我状态没有调解好,想休息一段时间,常设不想工作。

  新京报记者 林斐然 张彤

任务编辑:张义凌